关于罗教,说一点点 QTKL

 

本文原标题:关于罗教,说一点点

本网本日讯 在中原至少最近的一千多年里,有一些出生就带着封印的人。她们的运气很是的欠好。有的生下女儿之后被卖到倡寮,有的被卖到别人府里,被主人熬煎。最后城市被熬煎死。而他们的女儿也是和她们沟通的运气,嫁给并不爱她的丈夫,等生下女儿以后被卖掉。她们从出生,到死去,一辈子受尽熬煎,可是却不知作别人毕竟为什么这样熬煎她!一辈一辈都是如此!  假如我根据正常的工作产生顺序来写我要告诉妹纸们的事,可能你没比及解开谜题,就已经不肯意继续往下读了。所以,我用尽量短的篇幅,告诉妹纸们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害人。而且告诉你们一千年来,尤其是最近一百一十年来的暗语法则。  一是让妹纸们制止上当,碰上这种事,可不是碰上渣男那样分手就可以解决的。  二是一旦发明,果断不能生下孩子。男孩也不可。因为这样的疾苦,哪怕不代代相传,两代人所造成的疾苦,也是凡人底子无法蒙受的。并且按照我所知道的,所有被盯上的母女,都是最后被熬煎致死了。除非母亲能狠心让本身孩子多受熬煎。一旦孩子死了,传承断了,母亲还是可以活下去的。  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的就是在明朝就污名昭著的邪教——罗教。白莲教,以及开国前后的一贯道都属于这个组织。我在这里,宣传掩护女性正当权益,会涉及一些这个邪教的犯法手法,但愿不要被调和,这真的是在救人。受害人真的许多,仅仅是新闻里报道过的,就很是多了。阻挡邪教,掩护姐妹们的人生宁静,这是知道这个事实的人应尽的义务。哪怕我小我私家得罪邪教,引来灾祸,也要把真相告诉大家。  我给大家先讲个明朝的故事吧,声明一下,这个故事是虚构的,是打开思路的简化版故事。罗教的犯法公式就是这样的。而真实的故事,我也知道许多,能从满洲国讲到此刻。可是河蟹大王厉害,我就讲个明朝的吧。  话说,明朝时候有个小户人家,家中父亲和女娃清苦过活。女娃小的时候的,母亲被拐走了,父亲很伤心,流了不少眼泪。女娃很懂事,心里惆怅,但也慰藉父亲。在家筹划家务。父亲做些杂活,家里也还过得去。  邻人的小男孩,小女孩老是来找女娃来玩,送她一些手工的玩具。女娃虽然见不到母亲,性格却也还乐观开朗。女娃也还算过得无忧无虑。  但真实环境并不是这样的!女娃母亲被卖到了倡寮。在倡寮开始不肯接客,老鸨子就打她。老鸨子拿柳条抽她,她疼得受不了,只好承诺接客。谁人晚上,谁人嫖客又拿柳树条抽她。说:听妈妈说,你这人贱的很!好话说尽,你就是不愿接客。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干什么还不是一样用饭!越是打你,你就越是听话!于是,嫖也嫖了,打也打了。女娃妈妈有疼又气又是屈辱,第二天地都下不来了。  而就是女娃妈妈连地都下不来的这一天,邻人的一个挺俊的男孩子,给女孩一个用柳树枝做成的哨子!女孩妈妈走失,表情糟透了,男孩子就吹哨子逗她玩。还亲手做了一个哨子给女娃。女孩表情好了很多。人,究竟总要面临现实的。但愿有一天,可以找回妈妈,但是在那之前,本身和父亲也要振作!  女娃回家,爸爸在用柳条编篮子。看到女娃手里的哨子,几天来可贵的笑了笑,脸上全是慈祥。女娃也很兴奋,父亲前一段消沉的样子,真的把她吓坏啦。本身失去了母亲,可不能再没了父亲。  阳光从门外照进来,这一对走出阴霾的母女——呃……王者荣耀讲解不是常说嘛,美如画!  女儿学会了用柳条编篮子,父亲出去做活计。父亲其实没去上工,七拐八拐到了一户人家。  叩门  “谁呀?”  “卖木梳的!”  “有桃木的吗?”  “有,要现钱!”(切口致敬红灯记选段)  父亲进屋,屋里炕上做了七八小我私家,有男有女,衣帽形色各不沟通。五行八作什么人都有,若不是坐在一个房子里,不可思议会是互相认识。  女娃父亲先从别人手里接过三炷香,走到香案前。香案上供奉的是一尊弥勒,慈眉善目。弥勒像前,有一本经书,却是弥勒所著的《十七地论》。男子虔诚星期,说得却不像人话。发音确实是切合汉语的发音纪律的咬字。但是一大段话说出来,却可以听出来三种意思。  Ps:这样的话,我是姑且编不出来的。可是我听过频频。有一次好长的一大段话啊,听着发音就是汉语发音,但是每一个字都咬的不清,一段话底子就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意思,或者有三个意思。我说个《一贯害人道》里的台词,您参考下:老太太问一贯道小头目,你们一贯道是不是害(恨)(汉)人?而小头目也回覆:……怎么会害(恨)(汉)人呢?两小我私家对白,都咬字不清,明明是存心的。  父亲虔诚上了香,也坐到炕上。炕上的人都很是兴奋。  “成了?”大家都对女娃父亲十分羡慕。  “成了!”父亲自得大笑“她没看出来”  “李大叔”之前给女娃柳树哨子的小男孩奉承道“你家小花可真是水灵,未来给我做媳妇吧!”  没等被叫做李大叔的女娃父亲措辞,另一男子急遽呵叱道:“猖獗!”  哨子男孩立刻低下头去,也不敢看李大叔了。  “端正不行破!”那男子“她既然倾心于你,你怎可娶她?咱们自家那么多女子,看上哪个,娶得来,骗得来,都是你的本领。只是小花,你是断然不行以娶的!”  “是,爹爹!”男孩应到  李大叔说道“老张,孩子不懂事,以后逐步教就是了”又回头对大家说“这对小羊羔我家出了,咱们该去宰那大羊了!”  旁边一个念书人道,不如我再去试她一试!  旁边一围裙姑娘道:酸秀才!还试什么试?就是起了色心!  李大叔道:试试自然可以,例钱给红袖招的刘妈妈就是。只是这次,得有个能说会道的讼事才是好打。不如你就去这个“黄盖”的角儿吧!  酸秀才道:不是说好了让卖猪肉的老孙去“黄盖”的角儿吗?  李大叔道:卖猪肉的老孙只怕不那么好打法这件事。岁数那么大,只打断一条腿,人家陪那几个钱,我们还要打点齐老爷。剩下仨瓜俩枣,叫大家怎么分啊。  老孙也道:这回我但是豁出去一条腿,你也就是挨点揍。我腿断了,揍了你,你再告她个有辱斯文。咱俩一个带伤,一个有学问,县太爷齐老爷也好治他们的罪。  酸秀才那里肯,这些人行事又谁信得着谁?“老李,我看你是借机寻私。怕我存了《男儿当自强》的心思吧!你既然把她牺牲给了圣教,就该有自知之明,要不怎能平白分你那么多利益?卖了窑子,既然从了,以后至死也是千人骑,万人—的。”  (明朝的梗我不知道,男儿当自强是今天他们用的梗,出自黄飞鸿,意思就是玩这个女的和玩黄飞鸿是一样的兴趣)所以说,当罗教的人,说男儿当自强,或者放古曲将军令的时候。他们心中是带着性失常的自得的,受害者是无比屈辱的。而他们的快乐和屈辱,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这样的梗,罗教的人是出格的多的。所以他们和你说的词,是汉语不假,这个词的用意你也不会大白。  李大叔不怒反笑:为我圣教牺牲,是她的福气。让她受尽世间疾苦,是为了到了下面继续为圣教受苦。这是莫大的荣耀。她和我女儿替我们受了报应灾难,却是给你嫖的。我们还缺个写状子的不成?这黄盖,你去也去得,不去也去得!  “你!”酸秀才正要争执下去老张说道:“酸秀才,老李家出的羊,老李就是旗主。我们都该听他命令才是。这次打也不叫你白挨,多分一层给你,我们也叫二麻子他们照应着你,包管你不会伤筋动骨。”  围裙妇人也说,大家协同一心,末世就要来到,若不多行功德,未来弥勒爷怎么掩护大家。我一直敬你是念书人,怎地不知大局为重?  酸秀才听围裙妇人也这么说,便说道“而已。那就如此这般吧。晚上我去红袖招”  围裙妇人捂嘴笑道“怎能只吃肉,不挨打的?”这一笑,竟然有种倾国倾城的感受。在场合有汉子不由一呆。  老张不由赞道:二娘这媚惑之术,不愧是得自辽东一脉真传,下一票买卖,还得靠二娘的了。  二娘继续捂嘴笑着,看起来更感人了。二娘道:秀才,圣物你选哪样?  秀才思索了一阵,不轻不重,就选萝卜吧。  二娘道:秀才,你可悠着点。可别把对老李的邪火发到新羊身上。  老李一撇嘴,笑骂道:二娘,你是生怕她少遭罪,还特地教他吗?  酸秀才道,那我晚上去红袖招了。谁去找二麻子几个说?  老张道,我去!  酸秀才道:好,老张,我信任你!  几人摆设之后事宜,走时,老李已把二娘抱在怀里,显然是也有邪火,一会要发在二娘身上。  几人怕外人察觉有异,陆续脱离。秀才走在后面,老李已经把手伸进二娘胸前探索起来了。  酸秀才也尝过二娘滋味,只是二娘油滑得紧,少有能到手的时候。不外想到晚上有新羊可以享用,自然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说到底,羊还是人的时候,相公对她再差,也差不到哪去。说到底,柳树条抽打,另有今晚的萝卜宴,就是老李也享受不到这个中之乐的……(萝卜的梗,知道是哪个新闻么?对,是新闻。说了就得调和,不行说,不行说。一百万人都知道,可是就是不能明说。我写这文章,主旨就在于反邪教,你能看得懂,邪教害你就不那么容易)  ps:科学这么昌明的今天,另有这样多的罗教受害者,我之前也是万万想不到的。他们害人,罗教本身是能看大白的,外人是看不大白的。我已能解开部门暗语,知道了他们不少的龌龊活动,但是以往也不是没有罗教以外的人解开过。鲁迅有一篇《狂人日记》,狂人其实就是疯子。像文中女儿这样,解开这个罗教据点做过的坏事的,假如和周围人说出来,周围人就得说这个姑娘是疯子。女儿的爸爸本身都说本身女儿疯了。家四周搬来的,都是来这犯案的人,都对她母亲用过刑,侮辱过她的母亲。可是却给她讲故事,给她吃的,玩的,把侮辱她母亲的历程告诉她。而这个女儿再生下个女儿,成为了母亲。等女儿长大一些,她也会被拐卖到窑子里。本身丈夫和父亲一起害她,她怎么对抗得了?等她也进了窑子,别人用刑具对她上和她母亲一样的刑,她也就履历了母亲一样的履历,也就知道周围对她好的人都是坏人了。而可怜的女儿,还在外面,和坏人在一起。她打碎人一巴掌,坏人在外面打她女儿十巴掌。她能怎么办?相信虚假答应,会放过女儿,放过本身呗!她知道女儿身边全是坏人,不根据他们说的做,女儿就没时机自由。她就成了攻守联盟的东西和罗教向他们的邪佛“弥勒菩萨”献祭的牺牲品。  就算她自杀,孩子长大,生下第一个女儿,等女儿大一些,和妈妈有了情感,懂了人情世故了,妈妈还是会被拐进窑子里。  我对释教的信仰没什么不满的。我说的是白莲教,罗教,一贯道这种邪教。我以为释教的弥勒和邪教的弥勒信仰完全是两码事。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天河热线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天河热线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