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控诉:黑恶势力逍遥法外,受害者被陷害入狱 VTAV

 

本文原标题:血泪控诉:黑恶势力逍遥法外,受害者被陷害入狱

本网本日讯 血泪控告:黑恶势力逍遥法外,受害者被陷害入狱  -----耒阳5.7案的事实真相  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黑恶势力逍遥法外!  曾垂卫、曾垂韩家族是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三架街道服务处白洋渡村15组人,兄弟五人,姊妹五人共十人。其家族在白洋渡村拉帮结派、打斗斗殴、横行乡里、暴力威胁、垄断国度资源,侵吞公众产业,欺男霸女,无视下层组织。依仗年老曾午仁(其时是白洋渡村村主任),狐假虎威,无恶不作,其家族是村里名副其实的黑社会、土霸王、恶势力。对于他们的种种暴行,白洋渡村村民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暴名远近闻名。曾垂卫、曾垂韩家族暴行如下:  一、拉帮结派、打斗斗殴、欺男霸女,偷鸡摸狗,横行乡里、暴力威胁他人。1993年,曾午仁借走曾福连(白洋渡村15组人)200元钱迟迟未还,后曾福连上门讨账,曾午仁恼羞成怒,组织曾垂韩、曾垂卫等兄妹十来人,砍伤曾陆连(曾福连二哥)头部多处,砍断曾福连右手筋,暴打曾运连(曾福连年老)致其右手骨折,村里无人敢管。从此以后,曾垂卫家族便和曾陆连家族结了仇怨一般,对曾陆连兄弟见人就持刀相逼,要把曾陆连家族的人全部赶出村去。曾陆连在医院治疗一个月后回到村里,被曾垂卫等人持刀追着满村逃,曾垂卫兄弟还扬言必需把曾陆连兄弟赶出村子,见一次就持刀赶一次,曾陆连兄弟实在保存不下去,就先后暗暗逃离了白洋渡村。曾垂卫家族仍不罢休。1995年12月31日早上,曾陆连同伴侣杨启佳(白洋渡村人)、欧阳文斌(白洋渡村人)到耒阳市化龙苏家巷吃早餐。曾垂卫兄弟窥伺到曾陆连的行踪后,纠集打手曾满足、曾新音等十余人赶到化龙菜市场将曾陆连围堵并暴打,曾陆连右手筋脉被砍断,差点因失血过多而亡,所幸送医实时,保住一命。家眷就地报案至蔡子池派出所,曾垂卫兄弟社会关系很好,仅被关押了几个月就被释放,砍人致残。【法医判定为重伤】居然只需坐牢数月,配景何其坚强!曾陆连多次找到办案民警(时任蔡子池派出所副所长胡运保)讨要公正,均无疾而终。  1994年1月,曾垂卫、曾垂韩兄弟追打曾福连未遂,将肝火撒到曾运连身上,领导曾春仁、曾仁春等十来人冲进曾运连家中,提刀就砍,曾运连来不及闪躲用双手盖住了砍刀,幸好衣服较厚,双臂未残,其时曾垂云在曾运连家里腌猪,亲眼眼见了这一暴行,可是迫于对方权势,不敢出来作证,向三架服务处报案后不了了之。  夏历1994年正月初二晚上,曾垂卫领导曾满足等小混混在白洋渡村12组追打曾福连未果,将肝火撒在欧阳新兴(白洋渡村人)身上,将欧阳新兴绑缚至曾垂卫家里暴打(身上带火枪并开了枪),砍了几刀,欧阳新兴的母亲到曾垂卫家跪求他放过本身的儿子,曾垂卫还是不愿放过。  1994年7月上午,曾满元(白洋渡村人)在曾维禄(白洋渡村人)商店打桌球,毫无征兆的被曾垂韩、曾垂卫兄弟叫来的曾钦龙、军皮(绰号)、猛子(绰号)砍了一刀(头部),曾满元父亲曾维球知道后,当即叫来村干部曾功成和时任15组组长曾维芬调整,曾维球刚到商店筹办找其理论,曾垂卫、曾垂韩兄弟和曾贱连等人就一起拿刀将曾维球砍了3刀(左手一刀,右手一刀,逃跑时肩膀中一刀),曾维球逃了四里路,幸好曾功成赶到拉住曾垂卫才将曾维球救下,伤者后送至耒阳市人民医院急救花费7000多元;1995年隆冬腊月,曾垂卫在田埂上碰到曾维球,只是因为看他不顺眼就追打这位老人,威迫其站在酷寒的水塘之中达三小时之久禁绝其上岸,威胁他上岸就要砍死他。  白洋渡村15组村民曾成英在村口路边以叫卖米粑维持糊口,而曾垂卫等人却以听不惯叫卖声禁绝她贩卖为由用木棍围殴她,敲中后脑勺最终导致精力变态,如今曾成英早已精力模糊,糊口不能自理。  同年,时任村干部的曾文武在村中征收公粮,征收到曾垂卫家后,曾垂卫认为本身是白洋渡村的老大,是“土天子”,要他家上交公粮便感受本身受到了侮辱,迁怒于曾文武认为他不识时变,当晚立马叫来十多个小弟拿征粮用的麻布袋子将曾文武绑入个中,并偷偷运至耒阳电厂桥坝下,欲将其抛入耒水河中淹死以震慑村民和村干部,好在因为曾文武弥留挣扎拼命叫唤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在公愤难平之下,大盗才作鸟兽散,曾文武这才免去一死,保住了性命。曾垂卫、曾垂韩家族持久堆积着一帮打手,戎马未动,粮草先行,此犯法集团随意逼迫黎民,明抢村民鸡鸭想吃就吃是家常便饭,村民家的猫狗更是被践踏糟踏数量过万,村民怕惹事端,不敢再养鸡养狗,村民有谁胆敢对抗就拳脚相加,刀枪相向,村里的干部也不敢劝阻,如此胡作非为,目无下层党组织及干部,曾垂卫、曾垂韩家族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欧阳本新(白洋渡村人)更是倍受逼迫,被曾垂卫兄弟用刀捅至肚破肠断【经司法机关判定为重伤】。欧阳本新为息事宁人,小心翼翼向曾垂卫、曾垂韩索赔医药费,不单未获得补偿又再次遭到毒打,欧阳本新找到曾陆连欲撮合曾陆连抨击曾垂卫、曾垂韩兄弟,被曾陆连以本身兴办的煤矿有许多股东的投资在他身上,肩负着浩瀚个家庭的但愿,本身要对本身卖力、他人卖力,更不能违法犯法为由严辞拒绝。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欧阳本新常年来一直被曾垂卫家族逼迫,心中愤愤不服。2007年5月初,欧阳本新堂哥告诉他,曾垂卫在深圳欺负了他的女儿,欧阳本新心田的怒火终于按压不住,喷涌而出,这也直接成为了“5.7”深圳致残案和“5.21”耒阳致死案的引火线。  曾佑林(白洋渡村人)也多次遭受曾垂卫兄弟暴打。欧阳再芽(白洋渡村人)被曾垂卫等人用砖头砸致头破血流,无法转动。欧阳头芽(白洋渡村人)被曾垂卫兄弟用刀架脖子威胁,要他去打同村的欧阳文斌,否则就要暴打他。  二、垄断国度资源,侵吞公众产业,无视下层组织,扰乱社会秩序。2002年,曾垂卫、曾垂韩家族从外面组织7条挖沙船到白洋渡村15组、16组曾家湾河段挖沙,每条船每个月收取1000元掩护费。老黎民知道后,就找到其时的驻组村干部、村治安主任曾功成主持公正,曾功成领导组干部、群众代表找到曾垂卫等要求将利益费上交到组上,曾垂卫等人拒绝上交。厥后,曾垂卫兄弟多次到挖沙船征收掩护费,挖沙船老板暗示要,上交到组上,曾垂卫兄弟就恼羞成怒,在船上打砸并扣押他人身份证和钱财,并将肝火撒到村干部曾功成身上,当晚组织手下的小弟冲到曾功立室中,熄灭灯火,暴打曾功成,以示警告,并纵容其母亲和妻女姊妹撒泼打诨,讨要说法,阻止重伤的曾功成入院治疗,欲致其失血而亡,以绝后患。  耒阳市人大常委会乔迁新楼,邀请白洋渡村曾功成带队的舞龙灯队入场演出庆祝,被曾垂韩、曾垂卫兄弟毫无缘由组织小混混拦截,不让通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曾垂卫家族欺男霸女(因涉及小我私家隐私,现怕道出实情之后,众妇女无颜面临世人,恐其寻短见,故此处省略血泪侮辱2000字)。  曾垂韩、曾垂卫家族的所作所为,群众深恶痛绝。但这样的黑恶势力、村匪恶霸却一直逍遥法外,无法无天,肆意蹂躏国度宪法法令。白洋渡村受害者没有法令的掩护,敢怒不敢言,担忧被抨击,忍气吞声,得过且过。  受害者忍无可忍,黑恶势力终遭报应  无论欧阳本新、曾福连等人逃到那里,都始终离开不了曾垂卫、曾垂韩家族的魔爪。因果循环,长短善恶终有报,深受逼迫、无处可逃、叫每天不该、叫地地不灵的欧阳本新、曾福连等人采纳了极度的方式来维护本身被肆意蹂躏的生命和尊严。2007年5月,欧阳本新得知在广东打工的堂哥女儿被曾垂卫欺负打伤,心中愈加气愤,一时激动叫上曾佑林、欧阳小军、余欢、谭美成和曾利军等人跑到深圳将曾垂卫砍伤,回到耒阳之后不敢回家。听村民说曾垂卫弟弟曾垂韩在,四处寻人。筹办对欧阳本新、曾佑林等人组织抨击行凶,2007年5月21日,欧阳本新等人听到有人说看到曾垂韩乘公交车进城,畏惧之后遭到冲击抨击,就筹办先下手为强拦截曾垂韩。恰好看到开面包车颠末的曾满元就叫上他帮助送一下,然后到耒阳城区一时失手将曾垂韩砍伤致死,整个历程中曾满元一直待在车中,并未下车,是无意间成为了司机,介入个中的包括欧阳本新、曾福连、余欢、曾利军、曾文武、欧阳小军、曾佑林和曾满元。在这两起案件中,被告人底子就没有什么首要分子在个中组织带领,被告人都是涉世未深干事不知轻重,没有思量到完整的后果最终才导致惨剧产生。得知曾垂卫受伤、曾垂韩灭亡的动静后,全村黎民欣喜若狂,奔走相告,纷纷鸣炮庆祝——压迫在他们头顶上的乌云终于散去!曾陆连得知之后很震惊,可是由于对逼迫他们二十多年的曾垂卫、曾垂韩兄弟也恨入骨髓,所以就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认为这些年青人是为民除害了。可是法令是无情的,欧阳本新因为他的存心伤害罪行被法院判正法刑,曾福连被判正法缓,其他介入的人也受到了法令的审判,获得了处罚:  欧阳本新:死刑 曾福连:死缓  余欢:无期徒刑 曾利军:无期徒刑  曾文武:12年有期徒刑 欧阳小军:6年有期徒刑  曾佑林:3年有期徒刑 曾满元:3年有期徒刑  无辜者再遭毒害,天理安在?包青天安在?  毫无征兆,曾陆连于2018年6月29日晚上以涉嫌“存心伤害罪”被衡阳市公安局拘捕,此案重审拉开序幕。  公安机关对曾陆连观察结论为:1.涉嫌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存心伤害罪;3.寻衅滋事罪;4.窝藏罪。  看到曾陆连未受此案连累,多年来,曾垂卫家族一直蓄意毒害曾陆连,四处起诉,到网上散布不实言论,诬陷曾陆连为此案背后主谋。事实上,曾陆连从未在任何场所、任何时间筹谋实施伤害曾垂卫、曾垂韩的行为,从未对其他人的行为表过任何态,最多只是知情不报,但却被公安机关羁押至今,且许多虚构的情节指向曾陆连。司法机关在观察审判曾陆连案历程中,存在不公平不公道的问题和明明有悖事实真相的论断。恳请党和当局对本案举行观察核实,做出公平公道的审判,以服民气,顺民意。来由如下:  一、曾满元、曾利军、曾文武都是文盲,小学未结业。公安机关事先拟好质料,长时间不中断审讯,威逼利诱曾满元、曾利军、曾文武在精力状态极其瓦解、根基不知情的环境下签了字,按了手印。且在庭审中,多名被告人翻了供,认可本身是被公安机关威逼利诱的,但审判人员并未采取,也未深入相识,只是仓促带过。另外,曾利军与余欢被关押在同一牢狱(衡阳雁南牢狱)期间曾多次遭到余欢恫吓殴打,让他做假证并禁绝在庭审中翻供,这些事实曾利军在狱中曾多次打电话向他父亲曾功成抱怨,他也因为担忧畏惧,不敢当庭翻供。在扫黑除恶动作开始之初,国度相关部分就思量到了处所公检法机构可能存在的“追求政绩”行为。2017年4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革新带领小组审议通过了《关于管理刑事案件严格解除不法证据若干问题的划定》,不仅严禁司法机关刑讯逼供,还明确要求不得“以威逼利诱、欺骗以及其他不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本身有罪”!最高法院《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革新的实施意见》第21条也明确要求“采纳刑讯逼供、暴力、威胁等不法方法收集的言词证据,该当予以解除”。这里的“言词证据”,即包括犯法嫌疑人、被告人供述。这些国度的先见之明,白纸黑字写在中央机关的文件上,但是该案件的相关侦查人员却迫于上级压力,自恃“天高天子远”,为所欲为!我们恳请法院、查看院对公安部分观察质料相关内容的真实性和正当性举行深入核实,还原真相。  二、余欢作为案件的直接介入者,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无可厚非。2016年,曾垂卫、曾建波多次到牢狱找余欢磋商串供,告竣体谅协议,试图将矛头指向曾陆连、曾满元(证人:曾功成、曾利军、牢狱监控也可核实),且余欢多次在狱中殴打曾利军,威胁曾利军配合将责任推脱给曾陆连和曾满元,曾利军屈打成招,不得已共同于欢做假证。余欢一定是与曾垂卫告竣了好处关系,合资栽赃陷害曾陆连和曾满元,以到达余欢“建功弛刑”的目的,到达曾垂卫毒害曾陆连的目的。另外,欧阳本新在接到死刑的讯断通知后心里极端惧怕,又在公安的利诱之下为了本身开脱罪名保命,疯狂做假证指认曾陆连、曾满元等人。余欢与曾陆连从未有过照面,两人底子不了解,曾利军也是一直在外地念书,更别说和曾陆连有什么瓜葛,两人在庭上也都说了不认识曾陆连,可是审判人员却视如此明明的逻辑缝隙而不见。曾满元作为一名间接被迫介入人员,一审也只是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而此刻却被诬陷成主犯,被判死缓,的确比窦娥还要冤。对于这样的“反复供述”在刑事诉讼法、相关司法解释以及《关于管理刑事案件解除不法证据若干问题的划定》中均有划定。复供述该当适当解除,认为后续供述很可能是犯法嫌疑人的惧怕心理导致,是毒树之果。我国现行司法体制和刑事诉讼机制,发生了一种“绑定”效应,先前的不法讯问行为一经实施,其与后续的自白之间的因果关系就很难被割断,因而不存在不予解除的破例。我们恳请法院、查看院对曾利军、欧阳本新的证词举行再核实,抚慰好其惧怕心理,还原真相。  三、公安机关在观察取证历程中,选取的观察对象都是曾垂卫家族的亲人伴侣,并未观察秉持公道态度的其他群众,一定导致观察成果失真、极端利于曾垂卫方。  四、曾陆连确实是被冤枉的。曾垂卫家族才是村里的土霸王、黑势力,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曾陆连有公理感,许多年前曾对抗过曾垂卫家族,得罪了他们。曾垂卫一直挟恨在心,伺机毒害曾陆连。曾陆连与曾垂韩、曾垂卫案毫无关系,对于讯断中所述的2007年5月3日曾陆连等多人在耒阳市国际大旅店“开会”组织抨击一事,多人证实完全是化为乌有的工作,这是公安侦查人员为了完成将其定性为黑恶势力的任务而不择手段不法收集的假证词。欧阳本新等人曾找到过曾陆连询问要不要抨击曾垂韩、曾垂卫,可是被曾陆连严词拒绝。其深知法令无情,怕犯罪,祸及家人。  五、曾陆连才是被黑恶势力欺负的对象。曾陆连在耒阳工业园承包土方工程时,谢涛和谢红古(工业园区谢家湾人)天天晚上组织6-7人缠到曾陆连,要曾陆连给烟钱,曾陆连没有给。新路已开通旧路已填土的时候,因衡阳市要召开现场会,开辟区村落三级带领,要求曾陆连加速事情进度,看到土方将近填完了,谢涛和谢红古想要的烟酒钱没有搞到,他们就组织谢家湾的闲散人员,以做工程为由,要求给每人5000元,一共要给十多万,否则就开始阻工。工程不能进展,工程丈量就跟他们产生争执,曾陆连就跟他们协商,他们说这是我谢家湾的地盘,想在这里干事就要拿钱,才可以开工。曾陆连没有措施,当天晚上,就给了谢涛6000元,又给了老王(谢家湾18组出纳)62000元,第二天才开工。  欧阳本春(白洋渡村6组组长)的挖沙船在白洋渡的河段挖沙,尤其是在白洋渡船埠边,把塘挖塌方了,把别人的猪栏茅厕挖倒了,一个晚上挖了20000-30000元沙。厥后金沙公司(此河段中标方)知道他在偷沙挖塘,就上报当局抓他。欧阳本春认为此事是曾陆连断了他的财源,就和白洋渡村11组欧阳本桂磋商对曾陆连千般刁难,每天打电话说要跟曾陆连聊聊,还找到欧阳本春妹夫跟曾陆连要烟酒钱,曾陆连还是没有给。厥后欧阳本桂就进城找到曾陆连家里,曾陆连没有措施,给了欧阳本桂20000元。欧阳本春厥后在五一广场找到曾陆连,逼曾陆连给了他2000元,后又去曾陆连家里讨要现金,曾陆连又给了欧阳本春6000元。在这种环境下,他们还是以为钱少了,不满意。当局要求挖沙船应该在据河岸30米外功课,曾陆连要求沙场的挖沙船在60米开外功课,由于风大,没有开工,欧阳本桂却挑拨村里的小孩乘机把曾陆连船上的锚甩掉,大风就把船推到河中央,曾陆连畏惧船失去操控,殃及下流的发电站,以及造成人员伤亡,忍无可忍,就给了欧阳本桂一个耳光。厥后,欧阳本桂在欧阳本春生日当天,纠集他的酒邦和睦毒(猪朋狗友和吸毒人员),分工互助,出钱着力,开始阻工。还找沙场施工队要送沙,施工队差别意。厥后施工队带领上报派出所,派出所就把欧阳本春拘留了。假如曾陆连都算所谓的“黑恶势力”,怎么可能还会受到这些地痞流氓的逼迫和敲诈呢?试问:这些阻拦当局工程,粉碎经济情况,敲诈打单的犯法分子,司法机关扫了没有,除了没有?  恳请党和当局主持公正、蔓延公理  曾陆连一生为人正直、善良、乐于助人,遵纪守法;且上有90岁老人、下有大学在读的儿子和学龄前的女儿,老婆无事情收入,膜拜请党和当局主持公正、蔓延公理、放曾陆连一条活路、放曾陆连全家人一条活路。  欧阳本新、曾利军、曾福连等人因年青气盛、在对其时司法失望透顶的环境下,为维护自身权益采纳了过激的行为,该当受到激动的处罚。但这个处罚背后,蕴含了几多白洋渡村民的辛酸和泪水、鲜血和伤疤、屈辱和恼怒。欧阳本新、曾利军、曾福连等人该当负担应有的法令价格,但这个价格却远远凌驾应有的量刑,恳请党和当局举行深入观察核实,充实思量案情背后的事实真相,酌情予以减轻判罚。  旧事纷纷,人世仓促,逝者如斯乎!那些伤害曾垂韩、曾垂卫的人已经受到了法令的严惩。不知是一股什么样的神秘气力,是哪个法力通天的“大人物”,能让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刑事案件在多年后还能被翻出重审,甚至被湖南省公检法挂牌督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此刻,曾垂卫家族在村里扬言要把被抓捕曾陆连、曾福连、曾满元和欧阳本新兄兄弟弟及其他阻挡他家族权威的人全部搞死。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曾垂卫家族背后到底有何等强大的势力、何等强大的掩护伞才敢当众说出这样鄙视国度法令的大言并拥有预测案情成果的通天本事,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曾垂卫家族鄙视党、鄙视法令的行为让人细思极恐!这样的黑恶势力假如不受到制裁,其背后的掩护伞假如不被深挖出来,天理难容!  扫黑除恶,利国利民。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更应固守法治的要义,必需果断防止一些带领、一些部分为了完成所谓的“任务”,为了展示所谓的“政绩”,盲目的拔高案件属性,工钱的制造冤假错案。时至本日,在没有完整有效证据链的环境下,曾陆连、曾满元等无辜受害者已经被羁押达两年之久,我们期待着党和当局对此案举行从头观察核实,守护公平公理、捍卫法令尊严,还受害者一个公正!还世人一个真相!  附:受曾垂卫、曾垂韩家族毒害人员名单:  杨启佳 曾福连 曾运连 欧阳新建   欧阳新兴 曾维球 欧阳本新 曾佑林   曾成英 曾满元 欧阳再芽 曾文武   欧阳文斌 曾功成(最知恋人) 曾卫连 蒋满香 曾陆连....................  篇幅有限,受害者数不胜数!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天河热线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天河热线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