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就是你们三个 RZIT

 

本文原标题:第九章 就是你们三个

本网本日讯 百人的步队金发黑发稠浊,衣着、阵列上却泾渭分明:左边一方人数稍多,里面皆着灰色布衣,甲胄在外,背负大剑,腰悬短剑,鳞甲在日光下泛着暗灰色,绝不刺目;右边一方黑袍加身,一把长剑,好笑却挂在身旁马匹上。  我友朝少年休皮法压了已往,“喂,我说休皮法,他们山之城黑糊糊的来我们这是要做什么呀?”  小瘦子休皮法听着我友张牙舞爪发出温柔的声音吓得支支吾吾:“我——我——我不知道!”  “嗯?”好了,这下连语气也张牙舞爪了。  二奔和舟子正自审察步队的前方,两位中年人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右边一位翻开了兜帽,一位壮实的金发碧眼男人,手提一柄长剑。  “你既然不告诉我们,那你把鸟蛋还给我!”我友伸出了手一副当真的样子。  休皮法那里碰到过这样的工作,喉结上下滚动,看着我友伸出的大手,也不知他脑补出了什么,捏着袍身的手指在轻颤中发白。  左边一位身高中等,身着素色麻衣短衫短裤,外露出虬结的肌肉,显得异常坚固。  舟子转身瞪着我友,我友赶忙收手,矮下头颅,咧嘴傻笑。  “我~我不欠你们,是你们要给我的!”休皮法抬手一指,随即回身回跑。  二奔舟子蓦地心悸,那麻衣男人玄色的眼睛看了过来。  ……  二奔舟子我友三人打头,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向鹿灵村行去。  我友垂着头耷拉着双臂,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仿佛给仇人指路的叛徒。时而,扭过甚去,瞪着休皮法的马车,拳头“咯吱”作响。  我和舟子倒是坦然的多,不管山之城的来人打的什么主意,第一拳可已经打空了。  二奔一路走来精力劲好了起来,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但是身后两位骑在顿时的领队,由于二奔给我友讲小英雄王二小的故事的时候并未决心遮拦声音,此时黑袍脸色铁青,麻衣中年——忍俊不禁的笑着。  村里静暗暗的,并未有想象的鹿灵围观群众。二奔也掉臂及那么多,一门心思把他们带进匿伏圈。  当一群大块头鹿灵人从一间衡宇中涌出来的时候,二奔注意到领头的黑袍另有身后的一些随行者猛的摸找着剑,看到疾步而来的鹿问脸上洋溢的笑容才放松下来。  我友顿时就要哈哈哈哈大笑的时候,二奔实时的捂住了他的嘴巴。  舟子端倪浅笑瞪了我一眼,像说,看你做的功德。仿佛轻嗔,仿佛,仿佛赞赏,这让我心中乐不行支。  随后两位领队被一帮鹿灵人搂搂抱抱进了屋。休皮法下了马车,看到我友,连忙小腿加鞭也跑了进去。  我瞅了瞅附近,黑袍和带甲卫士都被撂在原地,有人诉苦着什么待客之道。  莫非还不大白吗?  看到封闭的房门,二奔和舟子相视一眼,心中有了想法。  入耳全是鹿灵人的劝酒声,停了半晌才逐步平息下来。  是鹿问大人在措辞,贵客们远道而来,鹿灵人只有一些酒食招待,让他们海涵的局面话。  接着他听到了谁人麻衣中年人铿锵有力的声音,“鹿问大人客套了,我弥盈为山之城属宫感激您的招待”。  “山之城分廷赛博·冯”,是那金发领队措辞。  “这位是城主之子休皮法!”  “休皮法替父亲谢过鹿问大人。”  我友不知道浮现了什么画面,“哼!神气什么!”。  ……  一番客气话之后,房子静了下来,没有人再主动开口。二奔想想屋内难堪的场景,就冒起了鸡皮疙瘩。  “我们此行千里,一方面是我们的城主之子休皮法早就耳闻鹿灵人魁梧体伟,奔若疾风,身若铜浇铁铸,捕鲸搏熊,生灵界的瑰宝,万物造化的尖峰……”  随即传来满屋的哈哈大笑。我友晃着二奔的肩膀,转头一看正自眉来眼去。二奔捂住额头,预计本身的叔伯们已经被那张甜蜜的小嘴给融化了。  隔了好一阵,谁人叫做赛博的汉子终于停了下来。总之说休皮法对鹿灵人如何朝思暮想,更是对传说中的捕鲸乐趣盎然。  鹿问立即暗示一切都是缘分,捕鲸就在不久时,鹿灵人愿意尽田主之谊。  两边告竣共鸣,又是一番推杯换盏。  又静了下来……  赛博果真又沉不住气了,“我们这次前来还为贵族带了一份礼品。”  鹿问大人,“来者是客,要甚礼品。”  “哈哈哈哈,此次前往归都,恰好可以遇上应天学院招生,城主不忘两族旧情让我带给贵族三人的名额。”  语罢,悄然无声。  应天学院?二奔料想叔伯们和本身一样完全不知道。  “哦?”这样听来鹿问大人是知道的。  那麻衣中年人也开口措辞了,“恭喜鹿问呀!这应天学院的炼气邪术在归都那个不知,纵然到了我们北方也是大有名气!倘若能的鹿灵人的英才,将来生灵界那个不识鹿灵人呀!”  哼!听着他与有荣焉的叹息,说的跟本身就是鹿灵人一样。二奔心中一万个纳闷,山之城派两个大忽悠过来就为这?  “哈哈哈哈”,鹿问明明也是过来人,“山之城城主为了区区鹿灵族煞费苦心,还劳烦两位不远千里,是老鹿之幸。”  “来,喝酒!”立即一阵哄闹。  “嗯?两位为何?”  “不瞒您说,我们另有一件小事”,赛博开口道。  四下无声。  “此去归都国庆,礼不行缺。”他顿了顿,见无人应他,又道,“圣廷教宗大人对鹿类很是爱慕,假如鹿灵族能礼赠千鹿——啊——百鹿,我想教宗大人必然很是欢乐。”  “彭!”门倒了!  二奔被压在最下面,仰着头看着屋内,看着屋内剑拔弩张,心里一万只羊驼。  我友爬到一边,两人刚欲把门板搬归去。  鹿问大人站了起来,走到赛博和弥盈两人身前,黑发飘舞,好不吓人。  “告诉山之城城主,鹿永远在这里,无论是什么教宗喜欢,还是他想要,随时恭候。另外,感激赠送的三个名额,我们收下了。”  随后回身,“就是你们三个!”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天河热线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天河热线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