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文苑】泛泛风光:关门|泛泛

 泛泛风光

来历:赤子杂志社

文|丁双林 几年前,我因憧憬远方的名山大川,曾去拜访过秀丽的泰山、险峻的西岳、幽静的黄山。虽然赏心好看,但“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更况且,上山坐吊车惊吓得冒出一身盗汗,下山徒步走,双腿疼得迈不了步,的确有一种费钱买罪受的感受。 于是,随时寄望身边的风光,多向泛泛之处看风光,成了我休闲觅趣的一种方式。“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那边无芳草。”只要心存一份热爱与憧憬,一丘秀峰一片流霞,一帘飞瀑一脉河道,城市让我感觉到生命的涌动。千年的银杏树,芬芳的土壤,会让我贯通到美的极致,生命的固执。就是清晨的一滴露水,薄暮的一缕炊烟,山林的一声鸟鸣,村巷的一声狗吠,也以为有韵有味。 我的家乡地处枣南山区关门山脚下,哪里风光如画,美不胜收。春天可赏花,人在山中行,花香扑面来;夏天可赏石,卧马石、蛤蟆石,看啥像啥,神态各异;秋天可赏果,红红的山楂、紫紫的葡萄、白白的雪桃、黑黑的软枣,半青半红五味子、七彩纷呈药树籽,另外,另有山椒、木通、毛粟、山核桃,名目繁多的野山果,美不胜收,让人欲罢不能。这些幻化万千、奇妙无穷的自然现象,就像一瓶醇香无比的老酒,将人的心带入安全静谧的境界。 山水是无字之书,在妖冶的春日里读它,你会以为江山之壮丽,糊口之优美。关门山虽是我熟悉的泛泛风光,我却百读不厌,每次读它我城市有差别的感觉,持久积聚的糊口压力与事情的紧张在这里获得缓解,身心得到安全与安怡。 远看,绵延起伏的关门山群峰像一群群扬鬓奋蹄的马顺“路”奔跑;近看,悬崖峭壁合谋的“一线天”回绝太阳和月亮,把天空剪裁得只剩下不能作韵脚的仄声。石柱擎天,石蒜合攒,石玺镇邪,石莲花开,一座山有一座山的雄姿,一道岭有一道岭的险况,延绵起伏的山脉将其汇编成一部雄奇的画卷。 缭绕的云雾是一曲忽隐忽现的《声声慢》,硬男人似的山只要一遁入那朦昏黄胧之中,即使棱角如刀如剑也顷刻变得柔和起来。初居山里的那些日子,时常在屋门前对望雾气蒙蒙的关门山,那山终日戴着一顶“云帽”,把一个陈腐而神秘的关门山传说遮得严严实实,于是就每天渴望“云开雾散见青山”。当山巅在骄阳烘烤下撩开面纱,一块不毛的屋脊似的青玄色巨岩裸露在字里行间。而山东边那块长方形黑石,则像一扇门毫厘不差地嵌进山体半腰处,这就是关门石。山下长着茂密的修竹,而哪一根竹子是能打开关门山的那把钥匙呢?这也许是人世间永远都无法解开的奥秘。 关门山的树挺拔俊秀,独立的树是逗号,是句号;成片的林是段落,是章节;树林里栖息的生灵是佳句,是趣话。绿色把关门山滋润得朝气勃勃,古朴参天,莺啼燕语。与树竞相生长的是林子里的杜鹃花,无峰不有,无谷不见,或粉饰青草溪水之侧,或尽情铺陈坡谷之间,鸟声啾啾,轻蝶翻飞,即使不自认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也断然把印在绿茵里的足迹,看成生命里一份弥足贵重的财富了。 “有山必有路”。关门山的路似一串长是非短蜿蜿蜒蜒的脚迹,那路上脚迹重叠,一曲潇洒的山歌送你跋山涉水,那路上有鲜把戏手,就看和你心中的山歌合不合拍。路止境的险峰上风景无限,只要山泉叮咚作响的妙音拴不住读山的脚步,就能摘到山巅那颗耀眼的启明星。 近山近水的景色虽然平淡,但有些韵味是远方名胜所不能相比的。世上本多泛泛之景,多平淡之人,不服常蕴含于泛泛之中,只要我们能从身边泛泛风光中发明绿意,发明阳光,感觉伟岸,体悟豁达,寻找意韵和情趣,那天地万物皆美景。(作者单元:湖北省枣阳市平林镇民政办)编辑|李晓旭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天河热线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天河热线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